女兒能寫出這樣的字已屬不易,母親希望閱卷老師不要因字跡不夠美觀扣掉孩子的捲面分數 本報記者 閆文青 攝再有兩天,18歲的小悅(化名)就要參加高考了。母親李女士非常擔心:女兒患有腦癱,運動神經受損,從小到大都用左手寫字,不僅寫得慢還有些潦草。“對於文科生來說,高考需要大量書寫,萬一因為字跡潦草她得了零分怎麼辦?”
  遇見換老師寫的作業就被認為態度不端正
   家住西安城東的李女士說,女兒出生時因為難產重度缺氧,被診斷為腦癱,智力雖未受到影響,但運動神經受損,難以協調右側的身體,被碑林區殘聯認定為肢体三級殘疾。十多年求學路,小悅一直是用左手寫字,書寫速度緩慢,而且有些潦草。
   李女士說,小悅進幼兒園後學寫數字,左手寫出來的1、2、3都是反的,直到兩年後才寫正了。小學時,小悅開始學寫漢字,光一橫的筆畫就練了幾個月才寫直,直到三年級,小悅才能將漢字寫進田字格中;李女士說,女兒中學後,晚上12點以前就沒睡過覺,不是老師留的作業太多,而是女兒寫得太慢,“她要是趕時間,就寫得很草。”她說,從多次模擬考試來看,小悅的數學和英語還可以,但文科綜合試卷從未答完過,語文也是。為此,老師多次給小悅建議,考語文時,一定先寫作文,先拿到作文的分數再說。
   李女士說,小悅從小到大,只要遇見換老師,第一次的作業肯定會被老師打回來。“經常會造成誤解,老師覺得這孩子學習態度不端正。”她說,有一次換的新老師在課堂上點名批評小悅,最後是小悅的同學解釋以後,老師才明白了情況。
  筆跡難改高考“會不會直接零分?”
   李女士拿著一張小悅最近模擬考試的語文試卷,一篇千字左右的作文,仔細一看,一些漢字的筆畫不是很周正。仔細辨認,能通讀整篇作文。但李女士擔心,高考閱卷時,閱卷老師不可能“費老勁”看一個考生的試卷。“閱卷老師一看,考生的字寫成這樣,會不會直接零分?”
   背著女兒,李女士和愛人跑了很多地方,就是想看看,有沒有針對小悅這類特殊考生高考的照顧政策。“比如,能不能給我們延長一會兒考試時間。”李女士說,雖然一個學校這樣的學生並不多,但在小悅求醫的路上,見到很多類似的孩子。像小悅這樣能堅持到18歲參加高考,真的太不容易,她希望女兒能有個好結果,不要浪費了十多年寒窗苦讀。
   這幾天,小悅也在糾結和擔憂中。小悅覺得,她改變不了的筆跡很有可能成為高考時最大的障礙,會影響到成績。按平日的成績,李女士說,小悅算中等水平,只要能考個三本或大專都可以。她只是希望,艱難成長的女兒,應該努力為自己的未來爭取一點立足社會的資本。
  省招辦:對考生小悅無法特殊照顧
   小悅這樣的特殊考生,到底有沒有照顧政策呢?李女士說,在高考報名時,學校已將小悅的情況上報。前不久,她還將小悅的殘疾證送到碑林區教育局,得到的答覆是,小悅可以由家長送進考點,享受綠色通道。
   昨日,陝西省招辦相關人士表示,根據《2014年陝西省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工作實施辦法》第六章第19條,市、縣(區)招辦要為殘疾人平等報名參加考試提供便利,有盲人以及其他無法正常參加考試的殘疾考生時,各地要及時向省招辦書面報告,以便協調安排好這些考生考試。該人士表示,昨日上午,省招辦剛剛收到碑林區招辦對小悅的情況彙報。對此,省招辦相關處室答覆碑林區招辦,由於高考閱卷採取計算機網上閱卷,無法單獨對某個考生的卷子進行特殊照顧,所以考生小悅無法享受特殊照顧,只能享受與普通考生相同的閱卷標準。如果高考成績出來後,家長對考生的分數有異議,可以按程序覆核。該人士表示,根據我省目前的閱卷情況,只要考生的字跡能辨識清楚,沒有任何一條制度規定,閱卷老師會因為考生字跡潦草而給零分。
   在美國德克薩斯大學聖東尼奧分校從教的西安人韓海潮說,他供職的學校,有殘障學生所有考試都能得到近50%的附加時間來完成試題,美國的大學中學都會這樣做。小悅的媽媽李女士說,女兒這次無法享受到政策照顧,她希望在未來的時間,國家能出台政策,能將殘疾孩子集中到一起安排考試,給予一定程度的延時,畢竟,像小悅這樣的孩子很多。 本報記者段曉寧  (原標題:十年寒窗腦癱考生只能左手答卷)
創作者介紹

John Wells

dydqj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